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手表知识 >

看智能手表怎样玩死手环和腕表

发表时间:2015-12-01 14:33  罗西尼手表   浏览:
正如所有人预料的那样,智能可穿戴设备整个市场规模仍然在逐渐扩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触这一新型数码产品,它们似乎正在逐渐摆脱曾经叫好不叫座的状态,而在这个过程中,整个行业的结构也正在发生变化,一些产品开始走下坡路,而另一些产品受到可穿戴风潮的影响,也正在积极朝着这个领域靠拢。
 
虽然获得了The Verge的推荐,Jawbone智能手环还是未免退潮流。
 
大多数人真正了解到可穿戴设备这类产品时是通过Jawbone推出的UP系列运动手环产品,2012年推出第二代UP 2更是将可穿戴智能设备的概念推向一个高潮,UP2也成功的登陆了苹果的Apple Store,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取得了不俗的销售成绩。接下来的一年,谷歌放出了谷歌眼镜的消息,并于2014年在一场华丽的发布会上正式发布了这款黑科技产品,凭借AR(增强现实)的概念,谷歌眼镜绝对可以问鼎年度黑科技产品。虽然谷歌眼镜以较高的价格开售,但还是引发了一阵风潮,佩戴谷歌眼镜上街也成为了当时最时尚前卫的举动。时下可穿戴设备也如雨后春笋冒出,你既可以看到Misfit这样的新晋品牌推出的产品,也可以看到老牌计步器厂商Fitbit在面临这项巨大热潮下的积极探索,就连一直屡屡尝试推出硬件产品而不得要领的微软也在可穿戴设备上尝到了甜头,其推出的Band智能手环在正式发售后很快被抢购一空。不过这些都算不上是真正的颠覆者,真正将智能手环作为一种概念深入人心的还是小米,小米将智能手环的价格拉低至79元,对比Misfit Shine以及Fitbit上千元的定价,小米手环其实公布了一个诚实的价格,就硬件本身来说,这类产品的成本其实很低廉,但厂商企图以高端的设计以及全新的概念来打动用户,但当这一风潮席卷而来是,放下概念的回归硬件本身的小米却成了最后的赢家。
 
尽管谷歌眼镜已经发布了第二代产品,但事实上它已经失败了。
 
为什么这样的设备受到许多用户的喜爱似乎并不难理解,所谓的智能手环最大的用处在于倡导一种健康的生活理念,这也是这类产品最核心的价值,而其产品硬件本身根本毫无技术含量,只是在移动互联网这个大背景下,与软件的结合才造就了其核心价值的体现。智能设备拼硬件拼配置的时代早已过去,当今的智能硬件开始拼概念拼想法,将隐藏在生活内部的实际用户需求抽离出来,迎合用户的期许塑造智能设备的形象,智能手环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实例了,人们购买智能手环最根本的动机是企图通过这个小小的设备,记录自己的活动量,并以此数据为依据规范自己的生活,达到更理想健康的状态。
 
然而这种想法被设计在概念层面却终究只停留在概念层面,谷歌眼镜发售后虽然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但人们很快发现这款产品的鸡肋之处,并非技术不过关,而是当你带上这款怪模怪样的产品出门后企图通过它获得怎样的体验呢,谷歌眼镜所展现的功能确实让人们发自心底的称赞很酷,但这对生活本身又有什么意义呢?智能手环也一样,起初它的确能够通过收集的数据对用户进行指导,但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后,用户很快就会发现,在数据上的吹毛求疵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于是在2015年末,Jawbone宣布全球裁员15%,并关闭纽约办公室,以此缓解新品低迷的销量给企业带来的压力。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