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品牌动态 > 公司资讯 >

科技这么发达,为什么还有人喜欢戴罗西尼手表?

发表时间:2015-11-30 13:42  罗西尼手表官网   浏览:
《火星救援》上映之前,瑞典设计师Björn Borg以火星一号为灵感发布了自己的2016春夏系列,模特们穿着科技感的运动服围着铺满红色土壤的“火星”转圈。
 
尽管火星计划一直被质疑,但今年人们确实对于宇宙有着无尽的热情。上一次时尚圈对太空有着这种热情还是在皮尔卡丹那个年代,他设计了许多向宇航致敬的时装,那段时间,美国第一次登陆月球成功,人们开始畅想未来,但同时发现月球上什么童话也没有,只有一片荒芜。
 
这些先锋主义者的作品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因为现实太骨感,保留神秘和未知才更浪漫。
 
皮尔卡丹之后很久,时装设计师们依然更乐意把无边的宇宙和星辰当做一件很浪漫的事,他们在裙子上画银河,幻想着宇宙仍然就是一段童话故事。
 
比起去探索神秘和未知,躲在后面远远地去欣赏当然要浪漫的多,第一,真相可能真的没那么美好,第二,一个开拓者面临的境遇远远要比一个跟随者艰险得多。
 
但是,总得有人是那个破坏浪漫的开拓者。有时仔细去想想世间的每件事,想想第一个做这件事的人,都拥有一段有趣复杂又险恶重重的故事。因为一个开拓者是没有对手的,但更可怕的是,他的对手就是这个宇宙,就像被留在火星的马特达蒙一样,他那深入火星的生活可能远没有Valentino裙子里那片银河那么浪漫。
 
当你要去深入一个未知的世界时,你所熟悉的一切都要先被摧毁,《火星救援》里,马特达蒙演的马克发现自己连计算时间这件事都显得那么无能,原因很简单,我们现在口里这种相对论的时间只是按照地球的自转规则来的,而火星和地球的自转公转周期完全不同,所以根本无法使用地球上的那一套规则来计时。
 
那么,这个差距有多大呢?根据NASA的数据,一个“火星日”比地球上的一天要长大概39分35秒,这么一看,虽然也不多。不过JPL的科学家Deborah Bass这么解释道,“这就像你每天都往东飞40分钟,你永远有时差,很小,没人在乎,但这终归是有代价的。”
 
这能很好地解释一个一直以来困惑着人们的问题:“为什么有人会这么热爱手表呢,既然科技已经那么发达了,还有那么多工匠强调自己的制表工艺,这根本是一种无谓地炫技吧?”
 
如果仔细思考手表这件事,你才会突然心生敬畏,人类究竟是怎么能精准计算出地球自转公转的周期,又是怎么能精准地算出每一秒的长度,你首先得破解这些规则,再通过设计复杂的机芯来控制几根指针,让它们完全按照宇宙的规则去运转。
 
然而这一切还并没有那么简单,手表会受地心引力影响而造成时差,又得不停地钻研陀飞轮技术,为的就是希望能对抗地心引力,永远不存在时差,不会因为漏掉一分一秒而付出代价。即使现在有了科技,有了网络,也没有什么能比这种古老的工艺或者说科技来得精秒,让人着迷。”
 
这么一想,时计就真的和被遗留在火星上的马克一样:必须打败宇宙,战胜无数可能,最终才能变成一个伟大的象征。
 
那么,你有想过钟表或计时器还未发明时,那些开拓者是如何生活的吗?
 
1497年,贵族子弟达伽马率领舰队出征,因为没有计时工具来计算经度,当所有海岸线消失在茫茫大海上时,他只能通过一个叫南十字座的小星座来判断航程,最终在所有船员都不想继续前行的情况下,他们到达了印度,成功靠着破解宇宙的密码,打败了宇宙。
 
一件如今看来稀松平常的事情,竟在当年是一个开拓者最大的瓶颈。正因如此,Fresh君今天要介绍的这个手表系列才显得那么有存在意义。
 
万宝龙的传承精密计时系列在今年推出了达伽马航海限量版手表,他们把当年指引达伽马航海的那片星空刻在表盘上,如今人们已经可以“精准计时”,而“精准”是对开拓者来说非常重要的性能。直到现在,工匠们依然在保持传统,不断钻研精密的机芯和配合机芯的各种复杂功能。
 
这只外置陀飞轮分钟计时码表看上去有点像个导航仪,有着专利的外置陀飞轮技术,水晶玻璃视窗上有达•伽马的签名和“圣加布里埃尔号”舰船图案。全球限量25枚,象征的是南十字星座最北可见点的地理纬度——25°N。
 
这只两地时腕表,在计时小表盘里有着南十字星的夜空背景,全球限量238枚,象征建在好望角、距海平面准确高度为238米的“开普角”灯塔,它是当时达伽马开拓的印度航线的重要地标。
 
而这只年历腕表能显示月相,能重现当年航海时达伽马面对的苍穹星空。限量的90枚,象征着90°,这是南十字星座的最南可见点。
 
如今,很多人觉得手表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他们把手机拿出来看时间,很少能想到这些来自世界天文台的时间数据,背后有多么复杂的精密仪器在计算和支撑,他们并不在乎因为网速而延迟的半分钟时间。但相对应的,依然有一部分人选择把这些能精确到百分之一秒的古老精密时计戴在手腕上,因为这些开拓者的故事和精神总得有人铭记和传承。

阅读更多: